• 欢迎访问义乌响当当,这里为您提供2元店、小商品批发开店技巧及货源资讯 商城

为什么男人一沾萧红,人品就都直线下降了捏?

电商资讯 huiasd 4年前 (2017-12-08) 178次浏览

摘要:为什么男人一沾萧红,人品就都直线下降了捏?

为什么男人一沾萧红,人品就都直线下降了捏?

1940年冬天骆宾基到达桂林后,在浙东结识的一些朋友如聂绀弩等人纷纷前往探望。最后在聂的陪同下,拜见了《救亡日报》的总编、左联的开联元勋之一夏衍。之后,又拜见了《ziyou中国》的主编、出生山东的东北作家之一的孙陵,并在孙陵处住了下来。

孙陵说,民国二十九年,他在桂林复刊《ziyou中国》,有一天通讯处住进来一个人,说是《救亡日报》的人介绍来的,他就是骆宾基。

孙陵笔下,骆宾基长相如下:

面孔扁而平,是十足的蒙古面型。眼睛很小,并且是三角形,单眼皮,眼角下垂。没有鼻梁,嘴唇宽润,缺少血素。谈话的时候,可以看到他底牙齿是黄褐色的。[1]

这得有多丑,才会被孙陵描写成这个样子!

孙陵在通讯处的对面,给骆宾基包了一份长期伙食,外带一天一包土制香烟。半年之后,骆宾基感觉孙陵对他的招待不够意思,跟人发牢骚。对方说:“孙陵并没有钱”。骆宾基却理直气壮地说:“他太太总有首饰的”。对此,孙陵表示曰:“我的太太确无首饰,即使有,也没有卖掉给他长期加菜之理”。[2]

怪不得孙陵1948年就赴台了。你看看他遭遇的这些左翼文青都什么德行!

可能是这些原因导致的。总之,孙陵处住了不久,骆宾基又改住桂林女子中学了。

1941年皖南事变后,茅盾赴港前路过桂林,告诉骆宾基,我去香港办刊物,到时候你来好了。于是骆宾基去广州教书积攒路费,七八月间改奔香港。据说本来是奔着茅盾去的,茅盾没有收留他,端木蕻良则收留了他。于是他才有机会和萧红演上一出四十四天的苦情戏。因为这戏,他也红了——当年寻鲁迅不遇的遗憾,在这里是不是给作了些补充呢?正如端木蕻良最后娶了萧红一样,骆宾基好歹也陪了萧红一把!

等萧红死后,1942年3月,骆宾基与端木一块儿到了桂林——他又投奔孙陵去了。于是发生了几则故事:

故事一:

孙陵说,骆宾基从香港回内陆,没有路费,于是想起孙陵跟他讲过,咱们山东老乡杨朔有位大哥在香港做生意,他便去向这位杨大哥借贷。他不知道人家杨大哥的住址,就跟山东帮的商人打听,居然就打听出来了。导致孙陵不无讽喻地评价说:“这种本领,只有做过xx党的人才有”。骆宾基告诉人家杨大哥,他是孙陵的好朋友,于是人家就借他钱了。结果骆宾基回来,却不跟孙陵交待。问题是,人家把账记在孙陵的头上了,直到一年之后,孙陵才知道。但是,看孙陵的意思,看在骆宾基给他讲过诸多“xx党人卑鄙污浊的作风”,让自己“获益不浅”,就不跟他计较了。[3]

故事二:

有一天,骆宾基因为一件小事,哈哈大笑,孙陵问他笑啥,他没讲,一旁的端木蕻良却冷冷地抛出俩字:“傻瓜”。于是骆宾基跳起来要去揍端木,孙陵好不容易才拦住。第二天说起来,骆宾基说,“我早要找机会打他的!”孙陵问凭啥,他说:“他不是人,萧红给他气死的!”骆宾基还掏出了所谓的萧红亲笔信。孙陵一看,上面写的是:“我恨你,我恨你这许多天不来看我,再也不要来看我了。……”有意思是的,信一旁还有端木的注:“达灵,你不要这样生气!养病是不能生气的,我这两天实在太忙,过几天一定来看你。……”骆宾基给孙陵说,端木哪里是忙,他是忙着追周鲸文的小姨子,他觉得萧红快要死了,周鲸文的小姨子有钱。于是萧红和端木离婚,萧红答应病好以后嫁给他骆宾基云云。孙陵问,萧红当时不是哑了不能说话么?骆宾基说,可她会写字哪,她写了“我恨端木”,并且临死前遗嘱,《呼兰河传》的版权给我骆宾基,《生死场》送给她弟弟张秀珂,《商市街》送给萧军,而端木则什么都没有。端木在一旁跟孙陵说:你不要听他的,萧红那个时候什么也干不了,就算是爱骆宾基,也没法表达出来。但看孙陵的意思,他选择相信骆宾基。[4]

但是骆宾基随后的行为让孙陵大吃一惊:

就是这天下午,我亲眼见到端木陪骆宾基,一同到桂林上海杂志公司,去结算《呼兰河传》的版税。

第二天我再进城,发现骆宾基床上多了一床新棉被,是绸子的。另外挂起一顶宽大的圆顶蚊帐来,白白的纱罗,在从窗外吹来的微风中摆动着。

我惊奇地问道:

“你添东西了!”

骆宾基得意洋洋地答道:

“这是《呼兰河传》底版税买来的!”

我底心里不由自主地一沉,讲不出是悲哀,是酸痛,是忿怒,是卑视。……

我在心里说道:

“为何不用在她底的后事上,或是暂时保存呢?”[5]

看这意思,萧红同志混的很不幸嘛——亲戚没余悲,情人亦已歌,敢情就是混你软饭的!

故事三:

#p#分页标题#e#

抗战胜利后,当骆宾基听说孙陵接受民国中昂委派,要去东北做接收专员的时候,忽然改变口气,亲切地跟孙陵说:“我们是老朋友,我劝你先去贪一笔钱来再说!”孙陵反问:“做甚么要贪污”?并且说自己“仿佛又有一种见他用萧红版税买帐子时同样的感觉”。骆宾基回答的也是反问:“这个你还不知道?有钱才能做事呀!”于是孙陵大发感慨,说见过好多了,说话、写文章、讲演,都是骂贪污的,可是事到临头,稍有机会,自己便先贪污起来。有意思的是,孙陵说,到后来他并未去东北,倒是骆宾基冒充军官,偷渡长春军事阵地,结果被中昂政府给逮住了。[6]

在孙陵眼里,萧红生命中两个主要的男人,萧军与端木,都并不爱她。他说萧红“一误于萧军,二误于端木”,“三郎爱她,不过是爱她有女人之用,端木蕻良爱她,只是爱她有女作家之名。都不是真正的爱她”。[7]

那骆宾基是爱她的啥呢?

版税么?

说到这里想起一个笑话,据当代作家刘心武回忆,20世纪80年代他曾在北京市文联当了六年专业作家。有一次开会,小插曲来了:

一贯给我忠厚温和印象的骆宾基老前辈,在一位发言者平淡的话语中,忽然满脸溅朱地大声插入一句:“端木是个坏人!”大家愕然,发言者才知自己不该偶然提到端木蕻良。我事后听林斤澜大哥指点,才知道事情原委。[8]

其实老骆同志不知道,幸亏萧红死了,否则,你以后也是大大地,坏人地。我总结了,反是和萧红睡过的男人,没有一个能落好评的,某些方面比嫖客还不如!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男人一沾萧红,人品就都直线下降呢?

这还真是个问题,需要萧红的粉丝们好好琢磨下——你们的女神遇见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不是东西了,那她本人如何呢?

别说“一误于萧军,二误于端木”了,前面还“一误于哲舜,二误于恩甲”呢。丫至少误于四个男人了。我倒觉得,次序颠倒一下也成立,萧红一误哲舜,二误恩甲,三误萧军,四误端木……如果生命不息,那么丫将是误人不止了。你们说呢?

[1]孙陵:《我熟识的三十年代作家》,成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12页。

[2]孙陵:《我熟识的三十年代作家》,成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15页。

[3]孙陵:《我熟识的三十年代作家》,成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16页。

[4]孙陵:《我熟识的三十年代作家》,成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16-20页。

[5]孙陵:《我熟识的三十年代作家》,成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20-21页。

[6]孙陵:《我熟识的三十年代作家》,成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21-24页。

[7]孙陵:《我熟识的三十年代作家》,成文出版社1980年版,第29页。

[8]刘心武:《萧红的魅力》,《萧红印象·记忆》,黑龙江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52页。

扫瞄或长按识别以下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随时看更新

为什么男人一沾萧红,人品就都直线下降了捏?


义乌响当当, 版权所有丨文章来自网络,侵删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为什么男人一沾萧红,人品就都直线下降了捏?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