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义乌响当当,这里为您提供2元店、小商品批发开店技巧及货源资讯 商城

谁家的小娘子,如此没人管教?

电商资讯 huiasd 5年前 (2017-06-10) 136次浏览

摘要:谁家的小娘子,如此没人管教?

谁家的小娘子,如此没人管教?

窗外的雾霾是如此深沉。但2017还是挣扎着,摸进了每家的窗。

2017就这样呼哧带喘的来了。

如果说上一篇文章,《是花儿,又怎么忍心彼此背过身去》,更多的是我的家国情怀的话,那么今天这开年第一篇,就是我小女人的情怀,纯属私人订制了。给亲们述个职,也是应当的。

我曾经跟要好的人儿说过,对于家国走向,2016年的下半年至2018年是我的观察年。现在,我的观察期才走过五分之一,所以,现在还不是我下结论的时候。

谁家的小娘子,如此没人管教?

对于我自己,2016年被我设定为转型年。也就是说,要不要由史偏向文的方向去?要说初心,其实我更应该是个风花雪月的文艺青年才对。高中时第一篇发表的文章,乃是小说;高考时报志愿,就新闻、法律与中文,因为我就认为记者、律师、作者,这三个职业才叫拽。奈何班主任与老班长认为我傻不拉叽的只报热门志愿,担心我走不脱,遂偷偷地帮我改成了历史。历史就历史吧,反正八十年代末的大学校园,自由的空气之浓,不弱于现在的雾霾。我基本上不进历史的课堂,逍遥之余,河南大学图书馆就是我常年盘桓的地方。不说文学本身,就是文学评论家谁家生娃了,我都知道。自己手头练笔成型的,也都是小说。

毕业了,按文凭,你得教历史。所以我得说,我的历史都是现学的。现学现卖。截止到2016,都卖了26年了!

卖个差不多了。竟时时冒出转型的念头,俺也要文艺去。不好意思谈自己的文学青年之初心,就拿自己爱钱来掩盖。老公有时候跟我说个话,我都是大手一挥,没有钱,免谈。搞得他笑哈哈的就去厨房洗碗去袅。跟外人谈起来,也说搞文艺,挣大钱,甚至拿儿子背黑锅,我儿子在上海读书,我要给儿媳买房子云云——心疼儿子,一时走嘴,儿媳就背上这个黑锅了,反正她目前还没出现,让她背着暂时也没人找我对质。不过,在我的朋友圈中,也存在着两股势力,一股,认定我早该转型挣钱了,他们对我的“贫贱不能移”深表愤怒——吃饭不用我掏钱,甚至我自己的朋友来了安阳,也是他们跑前跑后的全方位接待,我自己也象个客人似的,被他们车接车送的,某个兄弟来我这里,为他的朋友买一套书,我说,既是你的朋友,咱就不要人家钱了吧。这兄弟一听怒了,你个穿布衣的,为人家拿金手杖的心疼钱。你算了吧。说得我好惭愧。一股,却是发自内心的不愿意我转型,多么好的一个史者的材料,我们还盼望你,在史学界树起点什么呢。如果你都不写史了,唉唉。

唉唉。我哪有什么计划啊,都是且走且看,且行且摘花。以工作的心态娱乐,以娱乐的心态工作。气死人没商量,自己却乐呵呵。

2016年完稿萧红,刚被某家社接手了,准备2017出版,我给它起名《萧红:一个文艺女青的另类人生》。

现在手头正在完稿吕碧城,我跟这社说,顺着上一稿起名,《又一个文艺女青,败犬女王吕碧城的花样人生》。编辑一听,姐妹作哈,姐妹作哈,你快作出来,咱一块出版。

哈,写她们,顶多是我的花边。我心里头一直揣着的,是我的段祺瑞:《民国有个总理叫段祺瑞》。写到20万字的时候,累着我了,暂休到现在。从来没有一本书,让我写的这么累,比写袁世凯累多了。因为段祺瑞,除了前承袁世凯时代的诸多历史大件,还后启后袁世凯时代的诸多历史大件。每个大件我都想梳理清楚,比如三一八事件,比如五四运动背后看不见的手们,随便一个事件,就耗费得我花儿都要枯皱了。我这么爱美这么自恋的女人,可不能为了一个小段总理,把自己整得花儿都要谢了。但是今年,我得完成它哈!否则对不起我小段总理,对不起我大哉民国!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修缮工作。

鸦片战争两次挨打要出姐妹装,《中国传统文化的陷阱》要出第四版,小编辑在后面催的,快些修订,快些修订。除了催这个,还催我的那个《私人记忆》系列。原先说2016年底完成,如今看,2017年底能完成就不错了。

一家社想给我出个全套,也就是所有业已出版的书籍汇总出版一个套盒。但是签的时候,只先签了两本,袁世凯和老佛爷。这个编辑倒不急,你什么时候交稿,我什么时候启动。稿是现成的,但是,稿是十年前写的,时移事易,为了对得起自己和读者,我还要重新修订哈。所以,虽然那家社不急,但我急哈。另外,我自己没有启动呢,跟我签约的编辑自己,倒因故离职了。社里又派一个编辑跟我对接。但我自己感觉,不是人生沧桑,倒是人事沧桑了。

谁家的小娘子,如此没人管教?

#p#分页标题#e#

我这人贪玩,用我自己的话,随心所欲,不就正事。还容易路见傻子一声吼啊,该骂他时就骂他哈。好多朋友都发现了,说,你在网上回话,怎么不搭理我们这些正常的,光去搭理那些傻子啊。是这样哈,一看正常的,我就放心了,任你自己玩;一看不正常的,我就想逗逗他,或者一棒子打下去,万一把他逗开窍了,或者棒醒了呢?不过我知道,以我一人之力,去逗一波一波的大傻子,棒一波一波的二傻子,看表面,自己象智力慈善大使似的,问题是,会不会先把自己累傻捏?

2017,俺要收敛一下。做个静静的小女人?你说呢?

绣花鞋是我最爱,旗袍也是我最爱,却动不动跟公孙大娘似的,舞着个剑就杀出来了,谁家的小娘子,如此没人管教?

羞也,休也!


义乌响当当, 版权所有丨文章来自网络,侵删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谁家的小娘子,如此没人管教?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