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义乌响当当,这里为您提供2元店、小商品批发开店技巧及货源资讯 商城

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电商资讯 huiasd 3年前 (2018-09-01) 209次浏览

我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很多人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是跨境电商老板,我知道融资苦,我更知道不融资更苦」

「我是跨境电商年轻从业者,我不是不爱,是真的没时间爱,更是不敢爱」

「我是跨境电商套现式投资者,我也无奈地适应着大国争霸的投资游戏规则」

「我是跨境电商赋能投资者,我在选择愿意一起发展全渠道跨境电商的真爱」

「我是没有穿衣服游行的跨境电商从业者,我当然知道我没有穿衣服,可是他们都逼我穿上这看不见的衣服。」

一、跨境电商版的国王新衣

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从前有一个特别喜欢穿新衣服的国王,每天不是在去试新衣服就是在去做新衣服。他的丞相和侍卫官被折磨得苦不堪言。

有一天,两个骗子伪装成为绝世编织师,说他们能编织出世界上谁也没见过的一种布。

「我亲爱的国王陛下」,其中一个骗子说:「这种布不但是图案非常美丽,而且有一个特色,非常愚蠢的人或能力跟职位不相配的人都看不见。」

「织这种布很费事。」另一个骗子说:「不过,我们愿意替你织。」

国王很高兴地册封两个骗子为国师,并赏了好几袋黄金让他们进行布料生产。

故事,自然就跟我们所知晓的节奏一样。

尽管丞相和侍卫官两次检查进度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到这「测试智商的神奇布料」,为了不被人认为自己可能是愚蠢或者能力不符,他们都向国王汇报这神奇布料的精彩奇妙。

布终于织好了。

两个骗子把布拿来给国王看。国王张大了眼睛也看不见布,只能看到装布的空盒子。「是怎么回事儿?」国王想,「我什么也看不见。难道我是愚蠢的人,不配做国王?……….」

他想了一会儿,高兴地宣布说:「这块布真是好看极了,是世界上最新奇的布!请你们一定要用这个布料来给我做一件全天下都为之震惊的服饰。」

他的侍卫官和宰相也表示同意他的说法,并且着手准备盛大游行。

游行当天,两个骗子请国王脱光衣服,做出拿着新衣服给国王穿的样子,说:「看,这是内衣。这是衬衫。这是外套。这种美丽的布像蜘蛛网一样轻巧。穿了就跟没穿一样儿。不过,这正是这种布的特点。」

国王神采飞扬地穿着这件神奇服饰在大街上游行。

整个都城的人都涌到街上围观,他们个个都说:「我们国王的新衣服好漂亮啊!世界上再也没这种漂亮、高贵的衣服了!」

人群中的一个孩子突然大喊起来:「国王明明光着屁股嘛!他身上什么都没穿!为什么你们都没看见吗?明明他就是没穿衣服,为何你们却一直称赞国王的衣服呢?」

跨境电商里到处都是这样的故弄玄虚的骗子,自欺欺人的国王,还有明知故犯的祸害国王共犯者。

二 手舞足蹈的年轻国王

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我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时不时听到流传在坊间的不同版本或者主角的跨境电商卖家神话。

「三个月日出千单」的绝世高手三头两天都会冒出一批。

“阿米,你知道吗?我前天在某个大会上听说一个神秘大卖,半年时间就单账号过50万美金销售,简直神的不能再神了呢!我过几天去参加他的培训,跟他好好讨教讨教,要是能学会个一招半式,嘿嘿,我这单账号8万美金的瓶颈马上就能突破了!”

坂田小次郎小五把我特地拉到深圳办公室神秘兮兮地跟我说。

“不过,这个大神的费用还真心不便宜,两天三夜的课就大几万了。不过要是学会了,这大几万轻轻松松就回来了。你不是在看优秀的跨境电商企业项目嘛?回头我带你去见大神!”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在圈内混迹数年团队销售却一直起起伏伏徘徊在千万销售额的小兄弟,这不像是我所认识的那个精悍勇猛的小伙子。

“小五,我说,你不觉得人家要是能单账号过50万美金销售,为什么还要出来给你讲成功的秘籍呢?”

我一脸无奈地朝一脸兴奋的小五头上泼了好几盘冷水。

“你不是说要修炼内功提高团队运营水平,还要跟我一起去开发更强大的产品供应链嘛?”

“那样太慢了,你看,隔壁村的老王,就是跟这个大神学了几天后回来几个月就把人员扩大了好几倍,如果不是销售增长,老王傻了加那么多人呀?我听说老王还在跟大资本在谈融资对赌呢!”

小五没有看着我,矗立在窗前,兴奋猛地抽了好几口烟。

他身边的硕大白板上还写满了前些日子,我给他做辅导时画了满墙的企业竞争态势图和战略目标分解图。

最上面,是他非要我给写的几个关于他缺点的词:

傲慢,无知,闭塞。

夕阳映照站在窗边久久不说话的小五,到处摆放着他近半年来到处挖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产品和半成品的办公室,映射着变幻的光影。

在那一刻,我还真认不出来这个熟悉的背影。

三、被挟裹奔跑的焦虑老国王

“阿米,你什么时候到我公司来,我准备做一轮融资,按8个亿估值,你来给我做下参谋哈,事成了我给你大红包!”

满脸胡子茬的老王,视频对话中满脸通红地跟我叫喊着,手舞足蹈着嘟嘟囔囔,明显是喝了不少。

“老王,你不是说扛得累才裁员了几十号人嘛?怎么才几天就来搞这个幺蛾子?”

我皱着眉头问老王,因为深夜被打断写作思路一肚子不爽。

#p#分页标题#e#

“还有,你不是英国和德国VAT亏得跟我喊不想再做平台要做独立站和多渠道分销,还准备要做自己品牌嘛?我都在给你做战略分析方案了,怎么节骨眼上跟我来这么一出,你演得什么戏呀?”

“程阿米,你这个混账,你明知道我为什么要融资!别再唧唧歪歪了哈,下星期把行程更改了到我办公室来我跟你细细聊,我先跟几个兄弟们商量商量怎么样做其他的服务板块,记得下周来哈!”

没等我回过神来继续问,喧闹背景中高声说道的老王把视频电话挂掉,最后一刻,我听见旁边几个熟悉的声音:

“王老板,要发大财咯哟,可别忘记了带兄弟们一把哈哈哈哈”

我看着一片漆黑的手机对话界面,愣了好一会。

我当然知道老王缺啥。

他不止一次跟我说:

“阿米,我缺钱,我缺人,我缺供应链,我缺技术,我缺战略,我其实什么都缺。可是这个形式不容我慢下来。我要是再慢下来,当年跟我一起入行的人就会远远地把我给抛在身后。”

我当然知道他缺的东西,我也知道谁在鼓动他做这么个决定。

老王在短短数年间,跨境电商团队从十来人扩从到近百人,却又在半年后因为操作亏损和积压库存不得不裁员数十人。

按老王的说法,他已经被挟裹着跑。但是我真不确定,他是否知道等待他的是更快的高速路还是更崎岖的独木桥。

本文部分资料只代表原作者或嘉宾意见,不代表本人、本公众号『跨境阿米』任何立场,文中所提及情节或人物均为化名,如有同名纯粹巧合。如有错漏请联系阿米「微信号:chengguiliang1979」处理,转载不得删除本公告。

四、跨境电商年轻人爱情与事业梦想

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我当然知道谁在裹挟老王冒险奔跑,我也知道老王不得不被挟裹奔跑。

跟老王从几年前一起闯荡的早期团队中,那几个当年稚嫩的年轻人们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

老王和我一样,已近不惑之年,自然晓得这些临近而立之年的小伙子小姑娘们的心思。

年轻时老王许下的大饼,在前些年市道好的时候,曾经给予这些年轻脸孔无比真实的梦想和小果实。

可每次到年底分红时,为了公司的长久发展战略,老王不得不一次次软硬兼施地压下了年轻人们的欲望。

“我们明年要继续扩大品类和平台,也要开始规划独立站和线上线下多渠道品牌销售。这些都是需要花费不少现金的项目,大家请再忍耐一下,你们看人家ANKER不也是投入了好些日子才有今天冲击主板上市的辉煌嘛。”

老王在年终尾牙酒足饭饱时把核心的十来个年轻人留下来继续激情澎湃地讲述着明年的梦想。

作为战略基友,我坐在角落默默地看着那些脸上或明或暗透露着无奈、困惑甚至愤怒的年轻人,我知道老王的这个大饼画得不容易。

“米哥,我过两天就去东莞自己单干了。”坐在我身边整晚都不说话的运营经理林子猛地干了一杯白酒后跟我说道。

他看着没有一点诧异的我,笑了笑,又倒了杯酒给自己,顺道把我空了许久的酒杯满上。隔了几个位置的客服主管贾小妹转过身来,眼神中是疼惜和关切。

我自然是晓得他们俩的关系。

前些日子,林子特地请了几天假,跟老王说的是回老家看老父母,实质上是和小贾一起去她老家见她父母去了。

满地单身狗的跨境电商行业,年轻小伙子们和姑娘们,除了办公室和同事以外,累得像条死狗的日子没更多的交际圈,爱情的种子自然就在这两颗年轻的心中生根发芽开花。

有个我晓得是真实案例的笑话梗。

不是缺爱,是真没时间爱,更是不敢爱。

一个跨境电商行业运营主管小伙子参加某次相亲大会时跟一个妹子表白。

#p#分页标题#e#

小妹子回来在微博发了这么几句:“这跨境电商男的怎么都是大叔啊?自己说是93年的,可怎么看上去像是83年的啊?可他跟我说,是因为从事跨境电商行业需要经常要熬夜,所以看上去比较成熟而已,我怎么看都像是35岁的大叔呀。”

我看到过那张被姑娘发出来小伙子的照片,脸上挂着的除了对未来的梦想,还有让人心疼的老相。

我早就猜到林子将会独立门户。

小贾已经跟他在一起好些日子了,她父母跟林子也不止一次地相处过些时间,晓得这个虽然家世平常的年轻人,是个值得把闺女托付的有担当男人。

“你们要不一起凑点钱把房子首期付了吧,房子准备好了你们也该筹备筹办婚快,彩礼嫁妆什么的,我们都不会太在意。你们只要开心我们都可以,如果不够我们两家一起再凑点也是可以的。”

林子跟我说起小贾爸爸那天晚上跟他喝了好几杯后跟他说起这句话时,小贾的一脸兴奋和老人诚恳的神情,他眼睛是湿润的,同时小贾脸上若隐若现的担心他也很清楚。

他们俩努力奋斗的好些年,尽管已经一直在尽可能地节约开销,可共同存折中所存下的钱,离在房价高企的深圳安家的梦想还很遥远。

这一点,老王和很多主动找我谈融资规划的老哥们,都知道,同时他们也无可奈何。

表面上公司每年的业绩都在增长,可积累下来的现金都不得不再度投入在经营中,月度和年底的奖金,跟那些已经拿到融资的老哥们无法相比。

毕竟各自的利润来源不一样。

林子选择去东莞单独发展,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东莞的房价离他们两口子的安家梦想比深圳更近。

林子最后还是没有离开。

老王承诺说马上启动融资计划,也将改变公司战略规划,像别的几个已经走完资本路线的老哥一样,扩大团队、平台、品类、服务以填充营业额。

但老王还是忍不住跟我再三提了融资的其中一个前提条件:允许套现部分资金分给核心的骨干们支付房子首期。

我不忍心告诉老王,没有一个投资方会同意这样的条件。

资本永远是追求高回报,融资的前提必然是一定期限的业绩和利润增长,林子和小贾的安家梦,背后不得不紧紧跟着业绩对赌协议。

资深的基金负责人老陈当然不会理会这对年轻人的小梦想。

他背负着的是集团对新投资项目在公司战略的估值支持和快速资本变现。

五、追求套现离场的资本接盘侠

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我不关心你现在的想法,老实说,老王公司的数字从字面上看,这个标得我觉得还行,但我更关心投资后,这些钱他们要怎么花,回报率是怎么样?”

老陈不慢不紧地眼神从盯了半天的我身上转到窗外。35层的大楼看出去,黄浦江在静静地流淌着。

这是我第8次来跟老陈谈项目。

我恼火地看着老陈,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简直让人想把他从老板椅上翻下来。

坐在旁边的老王目瞪口呆,手上那份我帮他修改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商业计划书拿在手上,不知道是该放桌子上还是继续递给我。

这份计划书是我把老王目前的垂直品类和业内数一数二的跨国供应商进行联姻式结合发展的规划。

品类设计、生产在全球引领地位的资深行家李老在观望数年后,决定入场寻找战略伙伴进行深度联姻开拓跨境电商全球全渠道发展。

中间老王和李老的多次深度交流和分析,自然是我努力营造的局。

“小米,你虽然不是跨境电商卖家也不太懂运营,但我怎么看着你比很多跨境电商卖家都懂跨境电商呀?”李老某次在带我参观他们世界级的研发生产线时,有意无意地问我。

我羞涩地挠挠头,实在不好意思再跟李老讲我这么多年跨国多渠道零售失败的经验和教训。

我也知道,一直怀着中国品牌在全球建立自己渠道和获取品牌定价权的他已经观察了跨境电商数年,我那点小心思在他这样在传统跨国贸易数十年经营的行家前不值一提。

这大概是我从2008年开始跟当时的老大埋头搞了6、7年的跨国线上「在线视频平台」线下零售「实体生态门店」项目积累下来的病根。

我深知中国跨境电商供应商们,最苦恼的是定价权和渠道都掌握在外国人手上;

我深知中国跨境电商卖家们,最苦恼的是游戏规则和渠道都掌握在外国人手上;

我更深知国外的消费者其实对中国的优质商品及其背后附加的品牌溢价,几乎一无所知。

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在我的脑海深处,一直隐藏着一只蛰伏的猛兽。

一只等待时间、空间、技术完备时,一飞冲天的瑞兽。

它所被寄托着的,是李老这样的中国制造业从1979年开始就在梦想实现的:中国品牌、中国品质。

但实现它的方式却如此艰难:

30年前,我们抓住了来料加工,得到了原始发展基金和跟世界优秀商贸企业学习的机会;

20年前,我们全民外贸,得到了个人、企业、国家、民族发展所紧缺的资金和更强大的学习对象;

10年前,我们全民电商,终于在宋代之后,中国有机会成为复兴大国,从技术到模式有那么一段时间还领先潮流;

7年前,我们创造了跨境电商,第一次,中国品质和中国品牌,有机会建立自己的渠道和定价权。

幸运的是,我们三个都在时代走向中美贸易战背景下的跨境电商全渠道发展思路上达成一致。

正如擅长快速投资快速套现离场的老陈心思我也懂。

#p#分页标题#e#

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影响,早早就映射到资本市场。政策对楼市、股市的影响,直接影响着他们退出的路径。再早两年,老陈可是天天惦记着我手上这些从大天使就开始培育辅导的项目,三头两天就让我找项目。

“阿米,你手上那些年销售过3-5个亿人民币的项目,什么时候带给我看看嘛,不仅我们集团,我身边还有很多朋友需要这样的项目哟,估值什么的都好说。”

那时候的老陈,每次在电话中都是热情似火。

“你只要有不错的项目,我随时可以找好多不错的壳,上市以后的质量我不关心, 我只关心你推来的项目销售额,我要的是GMV!GMV!GMV!以后那些心里老想着多渠道线上线下垂直品牌的项目,你就别来着我了。这些太难脱手了。”

老陈不忘再三叮嘱我。

我拿着我给老王和李老修订过很多次的以美国、英国、德国为核心国的多渠道计划书,默默地把电话挂掉。

六、坚定的赋能入场投资者

“米总,我们集团计划在全球布局全渠道的跨境电商发展,你手上那些底子不错有平台垂直品类品牌的,在独立平台和线下都已经破冰走得不错的项目,我们集团很愿意进行长期辅导支持,你也是晓得我们背后是国家级的供应链和资金支持,只要是符合我们战略的,我们都愿意扶持!”

时间进入2018年,Ivy鲁不知道通过谁知道我在做这样的战略融资辅导,主动找到我。

Ivy她们集团的实力我是晓得的,毕竟掌握着数个优质上市公司和称霸一方的国家级产业带供应链优势,她们的所看到的,不是老陈这样寻求快速套现离场的私募所喜欢做的事情。

“但是,米总,丑话说在前哈,虽然我们集团最近在接触跨境电商的项目,但这个圈内的神话我们还是知道不少。那些弄虚作假的做大销售额,自己做虚假订单,简单画饼扩充的服务商项目填充标的物体量的项目,我们不太感兴趣。”

坐在跟老陈浮夸式数百平米豪华装修的办公室截然不同的明显朴素许多办公室中的她,眼神坚定而诚恳。

“虽然我们跟其他资本一样关注标的物的现有情况,我们也关注投资回报率,但我们更希望能给予这些项目以资金和海外供应链资源辅助,帮助他们走到全球去,我们更希望这些企业的负责人更务实地经营企业,而不是怀着别的不太符合我们战略思路的目的来跟谈融资。”

我当然更喜欢跟Ivy这样的伙伴们沟通交流,虽然老王们可能开始不太喜欢我在做的这样事情。

毕竟大家都说这些事情太累了,可能还要继续辛苦更久的岁月才能稍微轻松些。

七、大国争霸下的中国跨境电商新商业

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我却越来越有信心。

其一,中国跨境电商已经升级为国家级战略,这是时代给予80、90后的又一次机遇;

其二,像ivy这样的基于赋能式投资的大户们越来越清楚看到跨境电商在国家战略下的长远价值;

其三、老陈们这样的套现式打法在股市越来越不容易割韭菜的时代下,可能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

其四、虽然身穿神奇衣服的老王们心里都藏着一个把卖家变成企业的梦想,这点是我们中国跨境电商发展的根本动力;

这些浮夸的非常愚蠢的人或能力跟职位不相配的人都看不见神奇服饰,最终都会被揭穿。

我们牢牢地抓住了新中国在过去的数十年给予了不同时代的企业们不同机遇:

改革开放,来料加工,全民外贸,全民电商,到如今的全民跨境电商。

这是大国争霸时代再度给予我们的机会。

我们要继续勇敢地在跨境电商新商业全渠道战略中坚定而勇敢前行。

这不是我一个人或者老王、李老、IVY这么几个先行者能完成的事情,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

#p#分页标题#e#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秦风.无衣

老王后来在办公室挂上了李老给他写的一段词。


义乌响当当, 版权所有丨文章来自网络,侵删丨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国王新衣:大国争霸时代的跨境电商
喜欢 (0)